散集是件快樂,輕鬆的事。Pelikan 500

少幾支也是種樂趣。


 

這種沒有目標,隨著心情找筆,也是一種玩樂方法。東找西找,找到某種程度,散集也就莫名其妙成型。不讓參考書拘束,那對我來說才是樂趣,畢竟散集不會完整,永遠處在一個”進行式”的狀態,永遠在想哪支進來哪支出去。

這種變化就是看當下的心情而做調整 — 時期不同,筆不同,心情不同。這也是為何我喜歡照筆的另外一個原因,觀察自己的心情。

 

— 小許 (把逋)

Advertisements

My love for OMAS stopped at Filarmonica~

OMAS Filarmonica 是我曾經在追逐的夢…


 

三百支的量,追的很辛苦,空了一段時間… 途中各地敲門(電郵)拜訪(騷擾)筆友店家 300 的下落…

 

最終,Filarmonica 追到了,握在手中— 我的夢也醒了。

 

Filarmonica 是支看起來很漂亮,很有質感的筆。他握起來彷彿有種空虛感,很像在握那種很薄 PVC 水管,感覺上就很虛,得小心翼翼的用,不然就 299 了。

 

另外,這支 Filarmonica 有個很吸引人的特色:特製的音樂尖。這不是每支限量筆就有的配備,唯獨這三百支才有啊~ 可惜收到的時候我還是個菜鳥,不敢把尖拆下做調整,不然這尖還真是好寫~

 

夢,有時候還是繼續當夢比較好。畢竟追到後,他不夢幻了,現實跟夢境差太多 — 空間瞬間破碎,跟筆(廠)一樣。

 

— 小許 (把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