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沒被蹂躪的玫瑰~~ Montblanc Meisterstück 124E Rose Pattern (Rosenmuster)

這是一個美麗的意外。


 

提到這款筆,我就想到上一支 124,可用慘不忍睹來形容,整支筆嚴重氧化,Palladium 尖徹底被墨水侵蝕拆除時硬生生斷在我手上。跟蘇打餅乾的脆度有得比!好家在,這支是 K 金,不必擔心斷在手上~~

 

還不錯,星星還保持蠻好的,沒特別狀況。

 

可是這支 124 搭配著奇怪的筆夾,讓人納悶不知是否山寨貨?而且重點是…

 

↓↓↓↓↓↓↓  他筆桿凹凸不平,甚至有玫瑰的圖案!!  ↓↓↓↓↓↓↓

https://www.flickr.com/gp/30160550@N08/oUk3Rt

 

— 小許 (把逋)

異國風情 — FABRRICATA IN ITALIA

浪漫與瀟灑根本就在義大利的血液裡。


 

MONTBLANC NO. 4 PL; PELIKAN 100N MILANO

所謂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保守的德派也無法管那麼多了。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在義大利生產的德國筆往往都跟他們德產的兄弟姐夫們不大一樣。

 

除了生產地打義大利文之外…

 

義大利生產的筆尖特別細長,跟茭白筍有點相似。哈~~

 

另外,義大利產的尖大多會有個菱形的印記,裡面印 585 的金含量,義產尖獨有的。

 

這 100N 看得出哪裡不同嗎?

 

義國風情,同床義夢,義筆勾銷

 

— 小許 (把逋)

萬寶龍各式各樣的 ✡ ✩ △ ○

我說不上來…


 

一個品牌竟然能為一個宗教族群讓自家的商標做那麼多種區分!更尤其是萬寶龍,這是件讓人摸不著頭的作為。圖中左邊的三角形是我第一個認識跟接觸到的異類,為了中東市場而打造的。

 

接著是少一角的萬寶龍,少到連掏寶都沒看過。(筆友照)

 

這圓圈圈又是哪一招?!真想問問當時萬寶龍怎麼想的,抄襲西華 White Dot 嗎?(筆友照)

不知還有沒有其他版本還沒浮起來?詭異~

 

— 小許 (把逋)

回盼 2016

2016 可以說是個精彩的一年。


 

很多的第一次,跟著第二次,然後沒第三次~~~ 殘念…

 

年初跟年中發現的鳥。這種鳥我很中意,多來幾支沒關係。

 

另外一件很中意但緣份不足的鳥筆組。當下真是為難,不知該吃下它還是拋棄它… 😥

 

年尾其中一支圓屁股鳥 — 藍藍綠綠

 

然後,有人想踹我的鳥… @.@”

 

希望明年也是豐收的一年。

 

— 小許 (把逋)

 

另外一種筆/盒/單 — Montblanc 146R Bordeaux

對於這種乳臭未乾,無歷史價值的筆/盒/單…


 

答案就是用他!不用擔心什麼保存價值,更不用擔心買不到。

 

現代筆,多少一定找得到,價格問題罷了。加上這種近年代的筆一定有人囤,或者在人煙稀少偏巷內的冷門店庫存裡,根本不用擔心找不到。例:這二、三十年來的萬寶龍限量筆有哪一支找不到的?It’s everywhere~~~

 

現代筆是用一支,下一支就在轉角,用到爛了再買一支都沒問題。擔心限量嗎?沒這問題。現代筆限”量”都還蠻量的,畢竟品牌還是要賺錢,而不是在那饑餓行銷。

 

這類的筆/盒/單 — Find them and use them! Nothing to worry about~

 

— 小許 (把逋)

40 年代廉價版活塞 Montblanc 333½ Lapis

33x系列是當時萬寶活塞上墨初期最廉價款。


 

初期萬寶龍活塞筆33x系列上面還有23x跟13x,屬33x最經濟實惠。這款筆主要是針對學生跟女性,因為33x尺寸還蠻小的。

 

這廉價款筆尖最大只出到4號尖,活塞是普通活塞,不是望遠鏡活塞。

 

近看很像 Van Gogh 作品 Starry Night.

 

初期活塞有一個優點:他活塞結構可以直接從後面卸下換軟木塞很方便,不像後期換個軟木塞讓人顫顫兢兢 — 因為得從握位那邊轉開才能換。

 

3號半的尖。很奇怪,以前為什麼會有半號?(還是因為古早時代大家比較苗條所以只需半號???)

 

— 小許 (把逋)

我也很愛白金~~~

Platinum, the color, that is.


 

三支義製,兩支德製。

不曉得這篇po完會不會跟上次po 1310 一樣馬上出現?若能這樣那會蠻妙的!不用懷疑,我會繼續收!上面照片中,義製筆是墨囊上墨,德製則是活塞上墨。各有各的特色~

 

白金,就是要看火燄 — 光線好,角度對,才能把他的光芒照出來。到現在為止還是沒辦法照的像當初那樣… =.=

 

— 小許 (把逋)

沒事多拆筆,拆筆多沒事

是怎樣!太閒嗎?!


 

沒事拆什麼筆呀?!尤其是 HP level 還沒達到的筆友們,這種事千萬不要嘗試,不然心臟很容易負荷不了。當然,前題是看你拆的是什麼筆。要不是因為活塞卡卡,Lady 卡卡,我才不會無聊拆這款老萬,更何況是淫環~~

 

淫環是支讓人又愛又恨的老筆;適當的操跟保養可讓它又濕又滑,筆尖上的咬勁也剛剛好,足以打趴現代小鮮肉。但相對的,太久不操也會讓它又乾又澀,不易那活塞運動。

也因此,我才把那很淫的淫環大卸五塊,重新整理,讓它回到又濕又滑容易操的時期~~ (圖勒?!npnt…)

圖請自己幻想,那永遠是最美的~~~ 哈哈哈…

 

— 小許 (把逋)

筆老了… 只能翻舊照片~

若筆能說話,第一句必定是:『TNND!老的是你吧~』


 

『翻照片的明明就是你,幹嘛牽涉到我們頭上?莫名其妙…』

把逋:…

『你們人老了才在翻照片,我們這群筆正才花樣年華呢,老什麼老?!』

『你沒看我們到處遊玩,到各處人家家作客嗎?這可是我們被尊重跟珍惜的時候啊!以前剛出工廠時嫩的要死,只是支“筆”根本沒人珍惜,導致裂的裂,掛的掛,現除了 P51 那些痞子還剩一偷拉姑以外,其他根本所剩無幾!』

把逋:…P51 好醜…

『甭提了,那痞子根本是以量取勝。』

『算了,別講了,我們要逍遙去了!別再說些筆老才在翻照片,不要等你自己老時連照片都翻不動呢!』

把逋:淦… 太唱秋了喔!小心我把你給碎了!

『來呀,怕你呀!? Who 怕 who?! 』

把逋:(鎚頭握在手上) 揮揮做個樣子~~

『來吧!等你很久了!兄弟們,動真格了~~~ 【※※卍解※※】賽絡絡自溶花~~~~~~』

把逋: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 這卍解全溶成花了… TNND… 敗筆敗到被筆敗掉…

 

— 小許 (把逋)

慢慢等總會等到的 OBBB 之 Montblanc 144

老德國筆來說,就是要找寬的~ 而這次等到了 OBBB


 

其實是收到兩支 OBBB 但其中一支不知是哪個步驟中出了鳥事 GG 了。鳥事不常有但遇到了也只能摸摸鼻子摸摸小鳥… (聳肩)。重點不在 GG,重點是找到了~~~~~ 可是找到後就莫名其妙的落寞了… 是太多 BBB/OBBB 嗎?好像沒有之前那樣瘋… 我可能瘋過程吧~ :p

 

是的,144。老萬系列 144/146 較合我口味。手拿起來剛剛好~

 

這就是 OBBB,爽!寬寬歪歪的尖,這就是老筆的經典。出墨量大,寫出來的筆幅無比舒暢,有如 River Wild~~~ (大笑)

 

兩支老 144 — OBBB (上); BBB (下)

 

兩個尖比一比 — BBB (左); OBBB (右)

 

講到這裡 — 下一個尖要找什麼?有點困擾… =.=|||

 

— 小許 (把逋)